提尔比茨

自娱自乐

【无授权翻译】What Are Friends For 为朋友两肋插刀1

铁盾,chun药梗,不XX会死的古早设定。

用我刚过四级的挫英语水平读了一下,个人很喜欢,然后一冲动就翻了……然后发现自己都不忍直视……_(:3」∠ )_

感谢我的好基友帮忙润色 @P-hoebe (= ̄ω ̄=)

原文地址

==========================================

Summary:
血清和异形病毒的结合让Steve陷入困境。幸圌运的是,Tony帮助了他。也可以说是Tony把Steve和鲑鱼进行了对比。

4个小时过去了,Captain America的勃圌起并没有一丁点儿缓解的迹象。

虽然这看起来让人感觉十分的滑稽搞笑,但Steve非常的痛苦。他蜷缩在Reed的实验室一角,把头埋进双臂之间,试图遮蔽湿圌透的裤裆

和染上潮圌红的脸颊。

所有能对阴圌茎持续勃圌起的寻常方法都无效,所以即使Reed不是一个医学博士,他们也会将Reed作为救命稻草。因为血清的缘故,让

Steve的剂量更加难以判断,但Tony怀疑这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这种病是你们从宇宙回来后不久开始的吗?”Reed问道。

“他提到过,他在我们着陆的时候感到头晕目眩,求我做点儿什么。”Tony说着,在大脑中思索。他们在黎明之前着陆,而现在是上午

10点左右,“大概是7个小时之前。”

“所以症状是在你们降落3个小时后出现的。从那之后你射圌了几次?”Reed问Steve。

Steve没有立刻回答,但这是一个Tony没法儿帮他回答的问题。所以Tony等着他开口,并试图按下自己的好奇心。

当Steve终于开口回答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八次,或许是九次。”

神圣的……Tony停下了更甚层次的想象,强圌迫自己去注意Reed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的方式,把他正在编辑的医圌疗档圌案记下来。

“这不常见吗?血清的底线是几次?”

Steve在回答这些问题时的声音带着无法抑制的痛苦。
“三次。”

Reed把计算机图像投影成全息图,全息图拉成了一张地图,或者不如说是一张星图。一颗让人感到熟悉的绿色星球在空中盘旋着。“你

和旅程中遇到的当地人有过亲圌密接圌触吗?”

“有,怎么了?”Tony问道。

“Captain Rogers血液中的干扰素和逆转录酶含量提高让我怀疑是逆转录病毒。”Reed陷入了沉思,手指抵着下唇。然后他点开了另一

张图片,一个两栖动物的轮廓取代了那颗星球在空中呈现出来。“你知道你的新朋友必须要每隔五年回家进行交圌配吗?报道上说,他们

在这样做之前没有任何救济?”

Tony眨了眨眼睛,“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确实让人十分感兴趣。如果病毒与洄游产卵行为之间存在联圌系,这可能意味着种群的整个生圌殖系统都依赖于……”

“产卵。”Tony跟着重复,“就像鲑鱼一样?”

“鲑鱼不是迁徙回出生环境的唯一鱼类。某些鳗鱼……”

“也许这就是问题关键,”Tony再次打断了Reed,因为他真的并想要Steve在他心里和鳗鱼有什么对等关系。“可能他不在家。”

Reed挠了挠自己的下巴。“但是我认为他在纽约出生。”

“他是布鲁克林人,但是我们在曼哈顿。”

“好吧,我们还有别的什么突破口,”Reed说道。“或许这值得研究。不过,我怀疑这是地点的问题。”他警告道
Tony点了点头,把注意力转回Steve身上,温柔的尽他所能道:“Steve,你要不要我打电圌话给Sharon或者……?”他在心中快速回想了

一遍Steve的前任名单,想知道他还能联圌系谁。

“不,”Steve抬头看向他们,脸上露圌出好像任人摆圌布的羞涩的神情,可他的内心依旧顽固不屈。“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看来他们要反复尝试确保这事儿。Tony略微地对提前开始的假期表示遗憾,拿出手圌机开始在布鲁克林寻找得体的住宿。

#

Tony带着他们进了酒店,和前台的小圌姐聊起来可以在纽约的周末观光的景点。与此同时,Steve忙着拿行李,护住墨镜和球帽,把手提

箱提到髋骨位置。

电梯上行的过程十分寂静。到了他们的房间门前后,Steve掏出他的房卡。

“你需要什么的时候叫我,可以吗?”Tony问。

Steve只是点点头,然后消失在门内。Tony听到了门被锁上的沉闷的声响,忙着将自己安置在房间里。他把空的手提箱放在地板上,然

后圌进入通往房间之间的门,解圌开挂钩。如果他们的计划失败了,需要重新部署。

然后Tony留下等待。

他试着不去听从其它房间传来的轻微声音,试着不去想他最好的朋友Steve正在门的那一边干什么。

这个男人决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Tony并不能责怪他。所以,尽管Reed警告过这可能是行不通的,但是他还是让Steve自己尝试,希望

位置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因素。Tony已经找到了尽量与Steve描述中和他父母居住的房屋类似的建筑。他知道,剩下的就不是掌控在

他手中的了,但是作为一个工程师,Tony发现他很难让一个问题维持在这种状态,这是解决问题的天性。

虽然之前Tony从来没有如此注视着Steve,从来没有如此完全地理解他的想法。Steve和性一直是不和谐的,直到这时。Steve很帅,是

的,Tony是第一次发现他蔚蓝的眼睛是多么美丽,但是他实际上是国圌家的象征。而国圌家的象征是没有性的。

除了现在,异形病毒使他们完全地堕圌落了。

某种程度上,它丑陋而低圌劣,Tony终于让他在Steve的困境中用到了这个词。但是上帝帮助了他,Steve绝望的性释放让Tony的血液沸腾

了。

他想象着Steve倾身靠近,在他的耳边低语,乞求Tony让他操,或者乞求让Tony操圌他。Tony无法确定到底哪一个让他的心跳速率更快。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感到罪恶感。Steve正处于痛苦之中,对整件事情非常不舒服,在医学上也十分棘手。

Tony咬着嘴唇,试图整理一下自己的大脑。然后失败了,他决定将注意力集中在冲咖啡上。桌子上悬挂着一面镜子,当Tony打开地面上

的包时,他发现自己甚至无法从镜子里的眼睛中看清自己。

在他听到呜咽声穿墙而来时,他刚刚开始拨动制圌造界面。

“Steve?”他走到门前敲门。过了一会儿没有回应,Tony试着推了一下门,令他惊讶的是,门推开了。

在那之后的几秒,Tony呆在原地。

Steve伸展着四肢躺在床圌上,一条毛巾垫在他身下,两根手指插在他的体圌内(匆匆被推出)。他的胸上有一些已经干掉乳白精斑,把脸

埋进另一只手中,拒绝Tony的进入。

他通红的阴圌茎仍然高高地立着。

Tony认为他的脸颊很可能也是这样的潮圌红好看的颜色。

“真不幸,”Tony努力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是时候呼叫他的前任们了,“你的手圌机呢?”

Steve拒绝给出任何回应,Tony绕过床蹲下来,直到他和Steve面对面。透过指缝,他能看见Steve的脸变得跟甜菜一样红,脸颊上闪烁

着泪光。

“Steve,”Tony说,心疼的发现Steve有多难过。

他不认为这是来自疼痛。虽然Tony受过几次伤,但他知道Steve是那类当痛苦最终超过他的最高阈值反倒会安静下来的人。这在感情上

影响着他,如果Tony处在Steve的位置上,他可能也会非常尴尬。但这比Steve更难过。

现在Tony感觉更糟了,他幻想着Steve,而Steve正在承受痛苦。

“这不行,我甚至不能……”他咬着下嘴唇,“太疼了。”

Tony的视线滑圌向Steve的阴圌茎,它被擦伤了,发炎并疼痛着,它确实受到了伤害。

这解释了为什么刚才Steve会用上他的手指。

这也意味着如果搭档是方程式的一个必要的部分,就像Reed警告的那样,Sharon也许不是让Steve脱离现状的最佳选择。

那么,这是一个最好的朋友的责任,Tony感觉胃部在焦急地翻滚。

“无论你需要什么,你都可以拥有他。”Tony用一种低沉而又诚挚的嗓音说道。他真心希望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太渴望Steve的喜爱。

因为他们双方都明白他的意思。

Steve从指缝之间睁开他的蓝眼睛,盯着Tony看了片刻,Tony看到他脖子上的肌肉收缩。“我不能这样要求你。”

不,你可以,你不会。“这就是我提圌供的原因,Steve。这只是……朋友间的友谊上升到了新的等级。”他微笑着,希望显得可靠。

这跟他之前的羞耻幻想完全无关。或者说,可能这也是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部分原因。这当然不会损坏Tony的意志。但是Steve正处于

痛苦之中。Tony真的会为Steve做任何事情,这也是他提议背后的最终原因,否则他永远不敢做。

“只要你肯定。”Steve说。

Tony从桌子上拿了一管润圌滑剂作为回答,他在床脚坐下。犹豫片刻之后,他的手指弯曲又舒展,犹豫着抚上Steve裸圌露的大圌腿,Tony盯

着他抚圌摸上来的手指一会,似乎是在思考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这简直是超现实,God,他的肌肉像花岗岩一样。

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在之前擒拿的时候从未感受到。但是这一次的触圌摸让他流连忘返,仿佛迷上了这种触感。

Steve没有在他的抚圌摸下退缩。当Tony终于鼓圌起勇气将手指放在Steve大圌腿内圌侧的柔圌软皮肤上时,Steve分开了他的双圌腿,从他的喉圌咙里

发出一声柔圌软而不情愿的声音。

这是一件好事,Tony坐下了,他感到双膝在变圌软。

Steve已经很滑腻了,但是Tony拧开了润圌滑剂瓶盖,涂满了手指,希望尽可能的不要带来疼痛。

Steve没有看着他,他正在做Tony先前做过的事:盯着天花板,抿着嘴。他的头重新枕回了枕头,喉圌咙暴圌露在外,显出一种脆弱的感觉

,Tony感觉他开始变圌硬,因为他开始幻想秦伟Steve的感觉。

他想把记忆封存,当他们一解决Steve的问题后就回家。然后Tony可以把他锁进房间,通圌过Steve来实现他肮圌脏的想法。

Tony抽圌动手指,感觉到了身下的僵硬。他不再动,只是把手指放在那里,让Steve能感受到温柔的压力。他转而感到了Steve的抽圌搐,在

紧绷和放松之间交替。

“你还好吗?”Tony问他,当循环处于放松时。

Steve的胸圌部上下起伏,Tony用双手抚圌摸圌着他的双圌腿,他吞咽着点了点头。

慢慢的,Tony用一根手指攻破了Steve,让他习惯了那种感觉。这个过程很容易,Steve的肌肉没有反圌抗他。

对亏了他之前的服圌务,Steve松了一口气,Tony发现他很快可以进入运圌动的节奏。就像他做的那样,他的世界只剩下了Steve。他的手指

轻轻地探查,寻找能让Steve抽圌搐的地方。

当Steve开始不断抽泣甚至呜咽起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发现了那里,所谓的G圌点。Steve从床圌上抬起的屁圌股又被圌插圌入了一根手指,他的

阴圌茎也抽圌动着。为了刺圌激他那里,Tony加剧了手指的抽圌动。

Steve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撤离,短暂的失神过后,甜腻的呻圌吟声从嘴边溢出来,他的嫩圌肉圌紧紧地缠住Tony的手指,精圌液顺着并没有被触

碰的阴圌茎滑圌下。

当高圌潮褪去,Steve放松圌下来,Tony将他的手指从Steve体圌内抽圌出,坐在床边耐心等待。

可怕的死寂在他们之间的空气中蔓延生长。Tony不知道该说些什么,Steve坐在棉质床单上紧紧圌咬着自己的下唇,几分钟后,他的阴圌茎

却依然顽固地挺圌立不服软。

这可不是好事儿。

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Steve看起来有些沮丧和忧愁,他试图隐藏着这些负圌面情绪,而Tony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一切转好。

Tony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掏出手圌机打给Reed。在他听到Reed那端冷酷而又现实的声音之前,电圌话只响了两声。“他怎么样了?”

“不太好。美国最好的人仍然有堕圌落的危险。”

“说实在的,可能比那更糟。”

“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正在查找致圌死的原因,交圌配失败的统计量高的让人害怕。男性生理方面上,肾上腺素和睾酮浓度的危害性也很高。”

“OK,”Tony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要惊慌。“然后Plan C的治疗计划也没有起效。”

“真的。”这不是一个怀疑的说法。“它是否渗透?”

Tony把手腕背部压在额头上,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在和Reed进行这种类型对话。“是的,”Tony确定这是一个对于刚才他的手指做出的

事情的正确描述。他仍能感受到当他进入时,Steve紧紧缠着他的感觉。

“告诉Steve和Sharon,不要用避圌孕套。”Reed说。“这是很重要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Reed。”

Tony挂断电圌话,闭上了眼睛,用手圌机轻轻敲打自己的嘴唇。

他可以做到这点,只要Steve愿意。

不过是性而已。

性在万般绝望的情况下可以被接受。

如果有更好的途径的话,还至于用这种方法吗?

Tony摆正肩膀,在心里不断警告自己Steve可以放下他的骄傲打电圌话给任何人,然后走进房间。

Steve显然很疲惫,当Tony再一次进入房间的时候,他正靠在枕头上,用那双蓝色圌眼睛盯着Tony。看来不管病毒到底有没有对Steve做了

什么,情况叶都只会越变越糟。这让Tony很担忧。

“他说什么?”

Tony决定实话实说,“没有防护的性圌行圌为可能是阻止你死亡的唯一方法。”

也许在以前,Steve肯定会对着Tony的这种说法瞪着眼睛说:“呵呵。”但是今天他没有,他只是躺在那里,微微张着嘴唇,两只眼睛

也只是半睁着,整个人像是在海面上漂浮,不断上圌上圌下圌下起起落落。

“好,”Steve说。

“什么?”

“做吧,”Steve张圌开了双圌腿,发出公开的邀请,“求你。”

==================TBC=====================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