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尔比茨

自娱自乐

【无授权翻译】What Are Friends For 为朋友两肋插刀(完)

隔了一个星期终于完成了,再次感谢我的西皮 @P-hoebe =3333=

===========================================

被他的这样请求,Tony忘记了该怎样呼吸。Steve正在乞求他。Oh,God,他现在就像Tony淫想中的那样放圌荡火圌辣。他不能沉溺于此,也许以后他再也无法直面Steve。

可是,他的手指还是本能地移动到自己的皮圌带上。

Steve已经在敌人剥圌开他装甲的时候看过几十次Tony的裸圌体。他本不应该因为在Steve面前脱掉内圌裤而感到害羞,但是当他开始解圌开扣子,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忸怩感。这种感觉在他脱圌下外裤和衬衣,将他半硬的阴圌茎握在手中后更加糟糕。

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尴尬感让这种行为变得更加得心应手。当然,这从未出现在Tony的幻想中。

如果Steve觉得奇怪,他将不会给出任何指示。他只是眯起眼睛瞅着Tony。但是Tony注意到Steve的舌圌头掠过他自己的下唇,舔shì。

尽管他犹豫不决,但是Tony并没有用很长时间,他的睾圌丸如预料之内收紧。Tony用一只膝盖跪在床圌上,一只手抓圌住Steve的膝盖,并诱哄他将双圌腿张得更开,更大。Tony的阴圌茎摩擦Steve光滑的屁圌股,Steve发出一声轻圌松的喘息和低沉的呻圌吟。然后,Tony感到Steve开始在他身下扭圌动,试图磨蹭他的阴圌茎。

Tony把手扶在他扭圌动着的臀圌部上,只有进入了Steve,这种连续勃圌起反应才能熄火。

“Oh,God,不要让我等太久,”Steve呜咽着说。

Tony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通圌过抽圌出这话儿来折磨Steve。他只是觉得如果他们不赶时间会更加享受。(当然,现在对Tony来说也很享受。)Steve的手紧紧地抓着Tony的肩膀,告诉他事实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所以,Tony托在Steve的大圌腿和屁圌股之间,让他在被进入时,保持生理和心理上的镇定。

即使有了先前的扩张,Steve依然紧致又火圌热,这对Tony来说是一种要命的体验,他希望自己这话儿对于Steve来说也是。即使Steve发出柔圌软而不耐的声音,Tony仍然在抽圌插时想。

当Steve用他的双圌腿缠住Tony的腰部把他拉向自己时,Tony正以一种贪婪的方式移动,他缓慢地捅圌入Steve。这一次,轮到Tony喘息,Steve发出嘶哑的哼声。

“Oh,yes,”Steve发出嘘声,声音中已经分不出疲惫和欲圌望的明确界线。

可能这是一种习惯,一种新的语调,Tony靠在Steve身上,重量压在他的手臂上,头低垂着,仿佛要吻他似的。下一秒,Tony把自己的头抓回来,闭上了眼睛,手在床单上握成拳,开始猛地前后推动臀圌部。

你做这件事是为了他,为了救他,他告诫自己。不要太喜欢这种感觉。

Oh,但是这很难。他的推动开始变快,Steve在调整自己的姿圌势,他开始因为Tony的力度和尺寸感到舒服。每次Tony捅圌入Steve的时候,他的阴圌茎都会僵硬发圌抖。

Steve也在移动自己的臀圌部,腿交叠在Tony腰部来缓解他的强行侵入。他的背部突然拱起,开始气喘吁吁。“Tony-Tony-我想要更多。”

也许用个阴圌茎环能更好,Tony吞下了这个渴望的想法。他担心自己会先圌射圌出来,Steve不会。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必须等待至少三十分钟。这肯定是个漫长尴尬的窘境。

Tony随着Steve的态度转变而变得坚定,膝盖支撑在他的两边。Steve的双手扶到Tony的腰上催促着他。因为这么一个动作,Tony变得更硬了,steve在他身下颤圌抖着呻圌吟出来。

还不够,Tony低头,看到Steve的蓝眼睛暗淡失神没有聚焦,好像病毒圌打败了队长,他的队长将不告而别。

在这个可怕的时刻,Tony以为他要失去Steve了。

然后Steve扭转了他们的位置,他把双手放在床头上,骑在Tony身上。

直到这个时候,Tony恍然大悟自己是被支配的。他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持老圌二勃圌起,让Steve可以用他的老圌二操圌他自己。

Steve从他身上滑圌下来,摇晃着床,皮肤之间撞击发出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房间。Steve的胸圌部被汗水覆盖,泛着粼粼波光,这可真美……

wow,Tony真的希望能够他没有说出来。即使Steve的眼神朦胧又充满了性圌欲,但是Tony可能说出任何话,并让它从一只耳朵进去,再从另一只出来。Steve完全丧失了行动,完全没有他通常的保留。

而这种想法并不能帮助Tony保持在高圌潮。

Tony咬着脸颊内圌侧,闭上眼睛,试图不要去想在Steve体圌内的感觉是多么美妙,不要陶醉于Steve皮肤的触感。

这是一场失败的战斗。

“Steve,”Tony呜咽着。“我不能……”

“我马上就到了。”Steve轻哼出声。

Tony尝试。但是他睁开眼睛后,看到了Steve的勃圌起,被抽圌插的后圌穴,这是Tony的失败。他紧圌握着Steve的大圌腿,感觉到了自己的紧张,而意识到的下一件事,就是他正射在Steve的体圌内。

他让Steve更加湿圌漉圌漉的,他持续抽圌插着阴圌茎,让Steve仿佛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玩具。

Steve的臀圌部抽圌动着,抬高了他自己,以至于让Tony差点滑圌出去,呻圌吟着把头向后仰,重力让他把Tony的阴圌茎再一次插圌入的更深。

这次Steve高圌潮时,溅到了Tony的胸膛和脸颊上。Steve的高圌潮持续时间比Tony一开始预期的要长上几秒,他不确定这是不是更接近血清,然后Steve滑落下来,把前额靠在床头上休息,那种在疯狂边缘挣扎的感觉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Tony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单词形容的软弱。

Tony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出来也许更好。他移动臀圌部,将软圌掉的阴圌茎拔圌出来,他还把手从Steve的大圌腿上移开,用拇指擦圌拭他胸圌部上的汗水。

当Steve不再动弹时,Tony保持整洁固定在原地,他抬起头。

Oh,Joy!Steve正在迅速地沉入半桅。这是一个明确的好信号。他们可以松一口气了。

尽管如此,在Tony的内心深处有一小部分悲伤,一切都结束了。

他尽最大的努力去无视它。

“没事了,我想。”Tony高兴地说。

steve似乎变回了自己,他e眨眨眼睛,喉圌咙缩紧着,从Tony身上滚下来,把双圌腿摆在床边。“谢谢你,”他说,回到Tony身上,声音嘶哑破碎,完全的易受伤害的。

“Hey,朋友之间两肋插刀。”Tony说,并且迅速地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笨圌蛋似的发出一些听起来像是课外活动的声音。“我应该呼叫Reed,让他知道……”

“是的,”Steve同意,他的声音里有一些东西听起来很像悲伤,这更令人费解。

Tony理解这是尴尬,但不是。可能Steve需要一些空间来从病毒中减压。Tony站起来,最后一次看向Steve的背部,然后走向另一个房间寻找他的手圌机。

他拿起手圌机,又看像镜子里的自己,发型散乱,皮肤潮圌红。他可以在身上闻到Steve的味道,胃中有些温暖而令人眩目的东西在思考。

但是现在,已经结束了。他们将回到原来正常的生活中去,不是吗?

他想起那一刻,他走进Steve的房间,兴圌奋地看到他赤圌裸地躺在床圌上。然后他又想到了Steve眼中的狂乱消散之后,俯视他的方式。Tony努力把他再次看到的情绪放在一边,他又一次失败了。

当Tony最后发给Reed一段文圌字,因为他不确定他现在能处理完整的对话,这很简单,很重要,需要解决。

不久之后,他的手圌机里收到Reed的回圌复。这种情况以后将会经常发生,告诉他接下来三天要继续监控。

Steve真的不喜欢这件事。

但是他能做什么?Tony把手圌机放下,他想再次闯入Steve的私人空间。

或许他会。只是Steve不在那里,灯光从浴圌室门洒出,Tony听过了流动的水声,淋浴的蒸汽让浴圌室变得潮圌湿而闷热。

“Steve?”他试探地问道。

经过几秒没有回答的痛苦时间。“Reed那还有什么坏消息?”Steve问道,他低沉的嗓音中几乎能听见颤圌抖。

Tony希望自己能够提Reed道歉,但他只不过是个传递者。

“它以后还是会发生。”

他听到水声停了下来,还听见脚踩上了湿湿的瓷砖的声音。Tony试着不去想太多,Steve很可能是全身赤圌裸地站在墙的那一边,这是荒谬的,老实说,他们刚刚一起做了。

所以当Steve出现时,一条白色的毛巾围在他的腰上,Tony真的不应该兴圌奋,或者心慌,或者脸上泛起一丝腮红。

但他还是无法避免。

这些话没有经过思考就从Tony的嘴中吐了出来。“无论你想要什么,Steve。”这是他永远的承诺。

Steve的眉毛拧在了一块,他看着地板,他的声音几乎低至耳语。“如果这是我想要的东西呢?”

Oh,shit。Tony感觉糟透了。

他假设Steve已经走出了要救命的范围。即使在最疯狂的梦中,他也没想过Steve可能真的喜欢他。

“我会说这是偶然的。”

Steve抬头看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Tony偷偷地笑起来,“我们可以在这间房间呆上一整个周末。让羞耻让让吧。”

“嗯,”Steve表示出一个小小的、令人高兴的同意,他用胳膊搂着Tony的腰,将他拉近自己。

Tony扫过Steve的嘴唇作为回答,一开始只是一个挑圌逗的吻,而后迅速深入。

Oh,yes,他想,毕竟这会是一个愉悦的周末。

==================End=======================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