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尔比茨

自娱自乐

【无授权翻译】In the wind 在风中 By Winterstar

蜂腰美臀大胸组!(滚)咳咳,伟光正甜心组真好嗑!

我,似鸽英语刚过四级的渣渣,感谢 @P-hoebe 和 @阿枫  帮忙翻译~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这一篇是"The Kent Rogers Cycle"这个系列的第二篇文,第一部分Broken crystal已经有人翻译了,但是没有后续了……看看我的毅力能不能坚持我翻完……

==================================

Clark从来不接收外界的传讯,但他仍知道何时需要去Steve身边,这是他生活的意义所在。

 

这些年来,他已经学会了如何遮断外界的噪音和混乱,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他身边的活动声、噪音、心跳、呼吸、最轻的脚步声、远处的交通、乃至一根手指,他都能感觉到。一切能引起恐惧的事物都有机会在他的内心深处生根发芽。玛莎曾经帮助过他,教会了他让周边的世界安静下来的技巧。不论身处哪个场景,他都需要花上好几天,才能不让外部世界的嘈杂侵扰他的平静。

 

所以,当新闻工作室的人正对那件令人震惊的事故展开热烈讨论时,Clark仍坐在他的小隔间的椅子上种蘑菇,浏览着事故的数据。他能听到那些人坐立不安、挪动双脚的声音,当然还有电视中刺耳的背景音。如果他足够集中,还能听见更远的——事件现场的声音。这次的距离不算远,他可以很快到达那位于美国东海岸的事件现场。他的本能告诉他,他需要去探查这个世界中的他的家乡,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从小隔间的办公桌挪向窗边。他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新闻工作室一角那些围在电视机前的同事们。相反,他向窗户走去。远处的车祸和爆炸让他措手不及,猛地一跳。路易斯一定看见他了,因为她穿过他们之间的空隙。

 

“Clark?”

 

“他们是复仇者,对吗?”

 

她回头看向电视,Clark也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场景一如既往的混乱。复仇者,新的复仇者联盟,上周之前刚被召集。安理会正在调查一起最近的灾难,而现在这一次——就Clark在屏幕上看到的情况来说,并不太好。但是这一次的危险没有危及到他人,而是复仇者们自身。

 

在复仇者们调查危险地区的期间,有人来到了Vision身后。

 

他们有各式先进的武器和可行的进攻战术。从屏幕上的情况来看,复仇者们被包围了,虽然他们大部分人已经逃了出来,但是他们的领导者,据报道,并没有逃出来。

 

“美国队长的性命堪忧啊。”有人说。

 

Clark将注意力集中在Steve身上,不是通过电视,也不是通过新闻报道,而是通过他自己的感官,试图透过噪音和人们持续不断的求救声中找到他。

 

“Steve,”他低声喃喃着,试着听到他,找到他。

 

“大楼倒塌了,”Lois说着,轻轻地捏了他的手臂。当他们的目光撞在一起时,Clark看到她点点头,告诉他,去找到Steve吧。

 

Clark脱掉了日常的衣服,飞越了大都会的上空,越过田野和高速公路前往东海岸。他穿破音障,心脏剧烈的跳动像是要跃出胸膛。

 

无助。

 

绝望。

 

这不是他所习惯的感情,上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是在他看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最起码,不是这次,不是他,不是Steve。

 

风像是在灼烧,空气变得稀薄,他也全然不顾。他奋力地向前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很快就要到了。

 

他降落在被大火包围的地面上,扫描了这个区域,看到了复仇者的残骸。然后发现了他——钢铁侠。他的盔甲看起来遍布凹陷和焦痕。他们面前的整栋大楼都倾斜了,周围一片了无生机的死寂,只有烈火还熊熊燃烧。

 

钢铁侠拖着一条腿向他走来,“你能帮助cap吗?他还活着,Friday说他还活着。我在读秒,他还活着。”

 

“他在哪?”他不必问,因为当他调查残骸时,立刻发现了被困在燃烧的建筑物下的Steve。

 

“西北角,西北,”Sam大声喊叫,高举着的手臂不停地摇晃,他的翅膀已经不见了。

 

不做过多迟疑,Clark从空中降落,穿过破碎的建筑物废墟,火焰舔舐着他,还时不时爆出闪烁的火花。他想打电话给Steve,但这是不可能的,他甚至不知道Steve现在是清醒还是昏迷。他只想着——

 

坚持住,坚持住,Steve,我快到了,不要离开我。

 

他降落在崩塌的大楼内,蹲下来开始搜寻,Steve就在这里,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但是火焰吞噬了一切,这带来光明的火焰现在却成为了热量和毁灭的恶魔。火苗猛地跳跃,一个角落闪耀出盾牌的光泽。

 

他跑向那里,看见了Steve戴着手套的一只手。这是他唯一能看见的部分。一块起火的折断隔板压住了Steve。Clark弯下腰,把木板小心地劈开,他没有想过也不想去想,他的爱情可能已经成为一堆烧焦的皮肤和破碎的骨骼。

 

超级士兵的血清没有办法提供帮助,Clark的内心被恐惧笼罩,这驱使他小心翼翼地将Steve抱在怀里,空出来的一只手则拿起盾牌,然后将目光转移至建筑上方。

 

在他起飞之前,Steve轻声念道:“Clark。”

 

他甜美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满刻着毁灭的字样,这使Clark喘不过气来。

 

“我在这里,”他说,然后把Steve紧紧地搂在胸前。“你现在安全了。”他说这句话更多的像是在说服自己,而非向Steve保证。他一只手抱着他的挚爱,盾牌挂在另一只手臂的手腕上,Clark举起盾牌,向上飞起,穿过他上方的地狱。破碎的建筑物伴随着火焰如雪崩般从他周围倾泻下来,喷发成层层流动的火柱。当Clark向上飞去时,盾牌与碎片激烈碰撞,他穿过残骸,直奔医院,甚至没有停下来检查Steve的队友们。

 

~oOo~

 

他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但仍然把Steve抱在怀里,同时在医院的停车场大声呼救。救护车附近发生了轻微的骚动,医护人员和护士们聚集到他身边。甚至当他呼救时,他也紧紧地抱着Steve。

 

其中一个女护士,扎着双马尾,戴着一副厚厚的框架眼镜,抓着他的胳膊说:“先生,你必须放开他。如果你不放开他,我们无法救治他。”

 

看到Steve的盾牌和字母,一个在他右侧的人轻声吸气,“美国队长……士兵……”他们耳语着。

 

“先生,请你放开他,他需要救治。”她说,她的目光像在恳求他理解。

 

Clark的身上有些颤抖,他张开了双臂,盾牌掉在地上,然后有人捡起来。其他人从他的胳膊下接过美国队长,然后将他放在轮床上急匆匆地推走,Clark释放了他的重担。他听着单词,那些描述Steve状况的单词。它们没有一个听起来是好的。休克,全身预计40%到50%烧伤,气道受损,骨折,挫伤,脑震荡的可能性。

 

Steve很快消失在视线里,Clark双手空空的站在停车场里,他甚至没有把盾牌拿在手上。这个想法迫使他进入医院去寻找盾牌,Steve的盾牌。有人把盾牌推到他的手中,他瞬间接过,然后将盾牌紧紧地抱在胸前。几乎是立刻,又有人领他到一个私人等候区,问道:“先生,你需要什么吗?”

 

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小小的金属座椅上,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不是之前那个女护士,她看起来更年长,外貌上也更具亲和力,这让他想起了玛莎。“我想知道他的情况。”

 

“您一会儿就能知道,现在医生和他在一起。我能帮助您什么吗?”

 

他突然想起,这是一个安静的房间,远离他所知道的那些混乱,他听到刚才废墟附近的声音,那些复仇者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能,你能打电话给复仇者吗?”

 

她的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仿佛她被要求联系她的上帝,或者是什么其他幻想中的角色。她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我或许可以……”

 

“拜托了,他们会担心的。”

 

“好吧,”她说着,双唇紧闭,眼神飘忽,像是在这间房间里迷了路。

 

这刺激了Clark紧张的神经,他喊道:“请你报警,去叫人去联系复仇者们,他是他们的领导者,就现在!”他站在她面前怒目而视。她只能在Clark的凝视中答应他的要求。

 

在当他等着护士们来来去去的时候,医生们跑进分诊室。最后,复仇者们出现了。黑寡妇,Clark记得她的名字是Natasha;Sam,他知道是猎鹰;战争机器,他从来没见过,但知道那是Rhodes上校。他也没见过Vision和Wanda。随后是Tony Stark走进等候区,他的头发乱七八糟,眼神狂野。

 

“他在哪里?”

 

Clark站起来,“医生们正在里面会诊救治他。”

 

Stark抓住了盾牌,Clark则猛地拉开了他的手。Stark盯着他,说道:“把盾牌给我,你不能持有它。”

 

“我在替Steve拿着。”

 

“毫无冒犯之意,但你不是队伍的一员。你甚至不是特设队员。谢谢你救助队长和给与帮助,但是你现在应该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他们都围着他,就像秃鹫在等待猎物翻滚而死,他毫不退缩。“我要待在这里。”

 

“听着,你,可以走了。庄重的,走出去。”Stark说。

 

让Clark惊讶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有胆量抗衡他,他甚至不需要穿装甲,他的腿好像有擦伤,又或者其他可能的伤势。

 

“我说了我要留下来,我会留下来。”

 

黑寡妇把一只手放在Stark的肩上,Rhodes揭开了自己的面罩,说:“Tony,来吧。让他留下来,你TM到底在意什么?”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那里?他TM到底是谁?他飞进来又飞出去。他本应该先到那里帮忙的。”

 

“拜托了,”Clark说,因为现在没有战斗的意义,在Steve昏迷情况不明的时候,不能再生事了。“拜托了,”他把盾牌交给他们。

 

Stark他们也同样考虑到了,所以在接过盾牌时默许了。“好吧,留下来,但是别挡路。”

 

他松了一口气,又坐回到椅子上。距医生出来与复仇者们交谈过了很长时间,当他们站起来和医生谈话时,他不会加入复仇者的行列。因为他已经听到了,他的胳膊肘支撑在膝盖上,把头深深埋进双手中。

 

“病情危急,”主治医生说。他是个高个子的男人,手指过分细长,皮肤惨白,仿佛从未见过太阳。“我们已经给他做了人工呼吸,输送生理盐水,现在正在研究他的肾功能,并给他注射了多巴胺和……”

 

“医生,你确定你在和人说话?能说点听得懂得吗?”Stark说着,还翻了个白眼。

 

“烧伤很严重。这会导致体液流失,心脏以及肾脏也会出现问题。他的肺部受损,还有几块断骨。”

 

“血清,对他有帮助吗?”Clark问道,复仇者们都看向他。

 

医生用那些蜘蛛腿一样的手指张开双手。“我不知道,我没有关于血清的经验。”

 

“你TM在哪里啊,Bruce……”Stark低声咒骂。

 

“我们会像对待其他烧伤和创伤病人那样治疗他。这是最安全的方法了,对吧?”

 

Stark点点头,补充说道:“止痛药对他不起作用。”

 

“抱歉,我们给他的治疗可能还不够,”医生一边看着那群聚在门口的同事,一边说。他们中的几个人避开了目光交流,好像这样做,他们就不必在意任何事情,不用担任何责任。

 

“你会帮助他的,你会为他做点什么的。”Clark说,他本想扭紧医生的脖子,但又依稀感觉有什么人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前,那个希望的标志被缝合的地方。

 

“我们知道一个人,打电话给她。”Natasha说。Stark走到Clark的身边,目光专注于Clark身上,好似在分析、计算他。“可以打电话给Coulson,让他把Simmons带来,她应该知道些什么。”

 

“好吧,好吧,那很好。”Sam放松下来。

 

不止这些。

 

Clark需要见到Steve,他需要拥抱他。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所有复仇者都惊呆了,他们盯着Clark。“拜托了。”

 

Stark歪着头,眯起眼睛,“他可以,我们可以吗?”

 

医生权衡了他们的请求,然后说:“一次一个。我们带他去ICU。烧伤和骨折使他很痛苦,并且意识清醒。”

 

“明白。”

 

Stark指着Clark,示意他跟着医生。复仇者团队都在观察Clark,判断他在这里的立场,但是他并不介意,他只想再一次触碰到Steve。

 

当他进入分诊室时,他的视线停滞了。Steve的身体表面伤痕累累,有些部分的皮肤完全消失了,肌肉和皮下组织暴露在外。一根管子正往他的嘴里输送氧气来维持呼吸,另一根则用来从肺部吸出积液。还有电线和其它线路,那些仪器屏幕闪烁,响着单调的滴答声,他不确定它们的功能是什么。

 

这把他吓坏了,昏昏沉沉地僵在原地,滑稽又可笑。他害怕看到这些,Steve被这么多仪器包围的场景,这让他显得如此脆弱,仿佛一挥手就消失了。

 

“来,他醒了,他需要知道有人来看他。”一个护士出现在Clark身边,她拉起他手,慢慢地带他到Steve床边。当他移动的时候,披风发出哗哗的声响,Steve睁开了眼睛,只有一只,另一只因为严重受伤而肿胀着。因为插进喉咙里的通气管,他不能说话,但是他凝视着Clark,表情中带着惊讶和激动。

 

“Steve,”他轻声说,伸出手,护士没有提到感染问题——一个普通的烧伤病人不能这样被触碰,但对于Steve来说这是必要的,这对于他的康复来说至关重要。他温柔地抚摸Steve的脸庞,用手触碰他的下颚。“Steve。”他带着痛苦的声音使空气都飘荡着令人心酸的气息。

 

Steve发出了咕哝的声音,站在附近的护士阻止了Steve,“不,先生。请不要尝试说话。”说完这些她就后退了,Clark很感激。

 

Clark的眼睛不受控制地被泪水湿润,他握着Steve的手,抚摸他的脸颊。“不要离开我,别走……”

 

Steve眼中的痛苦像是对Clark的感同身受。他不能这样做,在这场争斗中,他不能丢下Steve一个人。“拜托,Steve,我太爱你了。我再也不能这么做了。”

 

他听到一阵沙沙声,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那个护士。然而当他朝那个方向看时,他发现他的假设是多么错误。

 

Tony Stark站在那里听着他讲话。

 

一瞬间,暂停。开始。流血和打击气息他们之间传递。Stark冲着他走过来,下定决心攻击他。Clark轻易地把他甩开,Stark摔倒在地。

 

Stark脸上挂着一抹讥笑,低声咆哮:“你怎么能这样?”如果你爱他,你怎么能让这一切发生?你怎么能这样?滚出去,在我叫警察、军队、或者那该死的总统之前,从这里滚出去!滚出去!”

 

Clark犹豫了,因为他只想和Steve在一起,帮助Steve。但是Steve的表情极度痛苦,扭曲而丑陋。他身处困境,不想让其他人因他争斗。

 

Clark别无选择。他放开了Steve的手,盯着斯塔克爬起来。

 

“滚出去。”

 

“我爱他。”

 

“那你就证明它,然后,滚出去。”Stark说。Clark感到自己内心某一处的有东西坏掉了,折断了,这使他瞬间感到疲惫和无力。

 

Clark穿过分诊室的门口,在他离开之前,Clark说:“照顾好他。”

 

他没有听到Stark的回复,因为他回到了风中。

 

-END-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