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尔比茨

自娱自乐

【无授权翻译】Hold on By Winterstar

翻得我离当场去世就差这么点.jpg

感觉人物好崩,崩的我甚至想去肝一把崩崩崩来缓解情绪……

再次感谢我的翅膀~ @阿枫 

前篇In the wind👈请点击

==============================

经过几周的康复治疗后之后,Steve最终同意以美国队长的身份接受星球日报的采访。

 

“老年人,你能做的到吗?”

 

Steve冲Tony笑地腼腆,拄着拐杖蹒跚地坐到新复仇者公寓客厅里属于他的椅子上。Tony让Steve坐到另一把椅子上,因为那把木质椅子是有缺口的,如果有人坐上去,会非常不稳。

 

Steve对Tony这破天荒的关照非常疑惑,他一边表现得受宠若惊一边犹豫着问:“这把椅子真的没问题?”

 

“什么问题!我正在这儿尝试照顾你这个国宝,而你还敢怀疑?听好了,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你会接受一个二流报社的记者‘拷问’,一个甚至不是来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或者赫芬顿邮报的记者!”

 

Steve把手杖靠在座椅的扶手上,举起手臂做投降状说,“拜托,Tony,不要这么说了。”

 

“不说了”,Tony吹了声口哨,然后摇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再告诉我一次,为什么我让你带领这个团队。”

 

“让我?”Steve皱了皱眉头,眉毛又抬了起来,“我记得你反复对Hill说过,让我带领团队,你就能和Pepper一起去农场养老。”

 

在他说到最后一句话时,Tony拧上了他的脸,Steve轻轻地笑着,摸了摸刚刚从烧伤部分长出的新皮肤。

 

“你不喜欢这样,”Steve控制不住地笑,“你讨厌这样,但是你确实做到了,不是吗?那买了一个农场,然后以为你会喜欢它。宁静,小鸡,奶牛。”

 

“那些该死的鸡在拂晓时竟然咯咯叫,你知道吗?”Tony说。

 

Steve微笑着,“当然,像我这样的城市男孩也知道公鸡会在日出时鸣叫,Tony。”

 

“救救我,队长,告诉Pepper,你需要我。”Tony说,双手合十以示恳求。

 

“噢,我知道我不应该横插在一个女人和他的男人之间。所以,抱歉。”Steve说,在他能给Tony的农场想象出更多的娱乐情景之前,身后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

 

“请进?”

 

Wanda进来了,她的眼神黯然,看起来很沮丧。“那个记者,你要的那个,他已经来了。”

 

Tony打断了Steve的回复,他走到了Steve面前说:“来吧,队长,至少让我看看这位普利策奖得主,来自星球日报的Lois Lane。”

 

“不,我说我要Clark Kent。”他停下来,做了次深呼吸,空气清新又健康,对于肺部伤口的恢复非常有益。“我想给他一次机会。”

 

“据Sam说,那个Clark Kent在这里匍匐行进好几次,甚至在你的卧室发现过他一次?现在你要允许他完全进入,同意和他讨论复仇者联盟,并回答他的所有问题?”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挽回颓势,Tony。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复仇者最终会被当成一个与各国政府勾结的地下组织。”Steve回答道。

 

“也许这个世界不需要复仇者了?”Tony回答。

 

“你不相信这一点,我同样也不相信。”Steve说,“有太多威胁还存在,也将继续存在。”

 

Tony考虑着Steve的话,他将双手放回口袋里。“有时候我确实相信过,你知道的,有时候我认为一件事的麻烦大于它的价值。”

 

Steve侧过身,看着被Tony挡住的Wanda,“让他进来。”他直起身对Tony说:“我想这段对话应该换个时间继续,你觉得呢?”

 

Tony近乎愤怒的看着Steve,但是当Clark进入客厅的时候,他却耸耸肩,换了副表情。Tony并没有干脆地走,他足足盯着Clark看了一分钟才走出去,他朝门口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看了看Steve,“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不,谢谢,我身体还好。”Steve说,Tony和Wanda都离开了。门一关上,Clark就穿过房间,无视周围一切。他跪在Steve的脚边。

 

Steve伸手想搀他起来:“站起来,坐到椅子上。”

 

这好像刺痛了Clark,Steve不确定到底是文字还是音调。他不确定他是否是刺痛Clark的人,但是他确实想弄清楚周围发生的事情的根源。他没有关于袭击、救援和他住院第一天的记忆。

 

那些日子仅仅充斥着疼痛。

 

Clark跌跌撞撞地坐上椅子,既不确定,也不容易。

 

他让自己恢复平静,看向Steve。“或许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一些小问题了,当复仇者造成浩劫、死亡和混乱时,谁来负责?”

 

Steve无动于衷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复仇者们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坏时,仍会被赞扬和传颂,而所谓的超人就会被追杀?”Clark猛烈抨击。

 

“你终于来了。”Steve说,他没有被这些问题吓住,他知道那声音中紧系着痛苦。他向自己承诺不要小心翼翼的,但是这非常困难,因为Steve在过去的三周内经受了最痛苦的康复治疗。

 

Clark不会被引诱,“你终于邀请我了。”

 

“那不公平。”

 

“我想是这样的。”Clark说,Steve第一次注意到Clark脸上不健康的苍白。“尤其是被你当地的那个百万富翁邀请。”

 

“亿万富翁。”Steve说。

 

“亿万富翁花花公子不会让我进来的,会把我踢出去。”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我们不会有这个采访,对吧?”

 

“把你从哪里踢出去?”Steve无视了他的问题,因为他明白了Clark来这里不是采访美国队长的。

 

“医院,”Clark说,他观察着Steve,分析他。检查他的心跳,扫描他残余的损伤。“他们没有告诉你,对吗?一个人也没有?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Steve突然有一个想法,有人可能一直向他隐瞒着什么事,那个人有可能是Tony。他也同时意识到Tony可能说服了团队的其他成员。

 

Clark弓起头,嘶嘶地回答,“我当时在那里,确实在那,他没有告诉你。”

 

“你当时在那儿?你去了医院?”Steve问道,他的心像堵在了喉咙里,就好像有人掐住了他。

 

Clark抬起头看着他,那双水晶似的蓝眼睛,盯着自己看时,像是在他皮肤上燃烧,比火焰更炽热。“我在那,我是把你从火海中救出来的人。我送你去医院,但他让我走,让我离开。”

 

“谁做的?为什么?”Steve说着,把胳膊放在椅子上。

 

“他做的,Stark。因为他看见我和你在一起。他听到了我——我告诉他。”

 

“你,Clark。”

 

“不,超人,他看见我以超人的身份抱着你,告诉你,我爱——”他的声音颤抖,怒火随着眼泪从脸颊上滚下来而消散。“我很想你,却因为他不得不离开。我做了——”

 

Steve从座位上滑了下来,蹒跚着跪在Clark面前,疼痛缠上他没有痊愈的腿,他也全然不顾。“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伸手抚摸Clark的脸颊,“对不起,我不知道。”

 

Clark把手放在Steve的手上,“我这样做了,像你一样,在医院里,当你几乎……”他停下来,犹豫不决,好像那些噩梦又开始折磨他了。“我在那里,把你破碎流血的身躯抱在怀里。别再让我经历一次了,不要让我离开。”他蜷起身子,Steve紧紧地搂住他的胸膛。

 

“队长,我想检查一下……”Tony推门进来,却因为眼前这一幕僵住,他们都看着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采访?”

 

Steve见了Clark的目光,向他点了点头,转身面向Tony,“Tony,我想让你见一个人。”

=============================

我也不确定这篇里有没有铁盾成分……先打上tag看看吧……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