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尔比茨

自娱自乐

【无授权翻译】Stay By Winterstar

翅膀啊~ @阿枫 

第一篇In the wind

第二篇Hold on

==============================

当Clark年幼时,这个世界排斥着他,经常让他感觉自己全身缠着密封胶,被隔绝于外界环境。

空气,草地,人类,都不对劲。在那个时候,医生解释,这种情况是由于烦躁、哮喘或是自闭症引起的。但是他的父母拒绝每一种诊断结果,因为他们知道他不像其他小男孩一样,他只是踏上了这个星球,而并非出生在这里。可最终,他成长为人类,他开始用身体作为盾牌来保护这片土地,哪怕,这意味着他故乡最后存活着的灵魂,也会被毁灭。

即使在这个世界他的皮肤已经感到舒服,即使他适应了这一切,可当他坐在复仇者联盟的会议桌旁,看着复仇者们一个个走进房间时,他依然保持着警惕,难以放松。他们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一个科学实验品,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焦点。

Clark认为有两个人可能会站在他这边,其中一个当然是Steve,而另一个是Thor。Thor是这间屋子里的另一个外星人,尽管他在地球上的境遇与Clark的大相径庭。Thor认为,超人应该在中庭得到热烈的欢迎,就像他自己一样。可他的想法被置若罔闻。而其他人的想法,在他们进屋时,Clark仍在思考和判断。

并不是所有的初代复仇者都在场。鹰眼,Clint Barton,从复仇者的工作中退休了,根据Steve告诉Clark的说法,他只会偶尔出现在一些场合。Natasha带着小型应急设备进入主会议室,Sam Wilson坐在桌子旁边,而Wanda Maximoff和 Vision坐在他的对面。Clark不确定Vision这个人工生命体是否会站在他那一边。他们都是外星人,尽管Vision是通过地球上的技术产生的。那个上校没有出现,但是Tony Stark在这里。尽管据说在奥创事件发生后,他取消了他该参加的复仇者的活动。但他一直在操纵有关国家调查和国际律师决定些什么。

当每个人都围坐在桌子旁边——Steve坐在Clark的旁边,但Stark也坐在他的右侧——房间里开始变得一片寂静。Clark感觉,就像风吹拂前的瞬间,空气随着旋风的形成而噼啪作响。他以前有过这种焦虑,他讨厌它,但他学会了对自己的感情保持忍耐。然而,Steve伸出一只手盖住Clark放在桌面的手上。

Stark咳嗽两声,瞪着桌面上摆放明显的手。“所以,Clark Kent,根据报告,是温文尔雅的外星超人?”

“是的,”Clark毫不犹豫地说,但接着又说,“我和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关系。”

“新闻报道喜欢愚蠢的名字,钢铁侠,超人,接下来你会知道他们被称作Vision,Purpleman。”

Vision歪着头,张开了嘴,但是Wanda轻抚他的手指,然后他点点头,好像他们进行了无声的交谈。

“你是在这里长大的?”Stark问道。

Stark看起来要进行一场领导面试,对话,或者可以称之为审讯?“是的,在堪萨斯。我很小的时候就被Kent夫妇收养了。”

“什么?那个时期就没有一个特殊的外星人宝宝孤儿院?”Stark说。

“Tony,”Steve说着,在椅子上挪动一下,他在警告Tony。但是Clark从细节处可以看出,Steve仍然在恢复期中,动作僵硬。

“你有一个中庭的家庭,在这里有联系吗?”Thor问。

“是的,sir,有的。”

“好吧,好吧,我们从顶端开始。”Stark说,Clark突然意识到,复仇者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旁观者。这是一个以Stark和Steve为中心的角斗环。“我在你医院的床边找到了Superman的斗篷。”

“据Clark所说,他从坍塌的大楼中救出了我。”

“一个在斗篷里的男人。抱歉,Steve。”Stark承认,冲着Clark的街头服饰皱眉。“不管怎样,在整个救援行动之后,我找到了一个在你的床边承认他永恒爱情的Superman。这样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从什么时候起你是同性恋?或者他只是——跟踪你?我们应该关于此事做些什么吗?我是说难不成他在寻找奇怪的外星人放血吗?”

Steve咯咯地笑起来,虽然这没有起到缓解紧张气氛的作用,房间里的几个参与者还是靠在椅子上看他们的表现。

“不,Clark没有在跟踪我。我们在英国的一个地方见过面。Nat,你还记得那个留胡子的我吗?”

她也笑了,“是的,没有持续太久。”她看着Clark,他可以读出她的表情。她也想知道Clark是否与剃干净胡须的Steve Rogers有关,答案是否定的。但当她上下审视Clark时,很明显。他再一次意识到,她正在把他当作一个设备揣摩,以一种无视他人格的方式,以便她能发现其他秘密事物。他冷静下来,僵住了脸。

“我们一拍即合,出去喝了几杯,事情进展顺利。”

Thor在Stark发表评论之前插了一句,“为你加油,good Captain。在生活中拥有爱是件好事。”

“你现在是同性恋了?”Stark说,Thor的打断没有阻止他的审讯,并且他还有点生气。

“一直是这样的,我认为你称之为双性恋?”Steve说,等待它沉入其中。

“如果你能告诉我亲爱的老爸,我上大学做实验的时候就不会受到那么多鞭打,那就更好了。”Tony说着,他轻敲桌子,又跳回了手边的话题。“所以你们一拍即合,开始约会,我的意思是,这是怎么进行的?”

“他不是总在斗篷下行动,”Steve说,“我们尽可能多的约会和见面。”

“那么,进入你的身体,走进你的卧室?”Sam说,他的嘴唇颤抖,像是在表达遗憾。“该死,伙计,对不起。”

“不,没必要,Sam,什么事也没发生。”

“不,抱歉,我差点告诉Natasha去揍一顿说废话的记者。”Sam笑着说,“你知道,因为她喜欢做那种事。

“看吧,Wilson,”Natasha说,但是她没有把目光从Clark的身上挪开。

Clark认为现在是时候说些什么了,“听着,我能……”

“你能什么?告诉我们为什么你潜伏在队长身边?”Tony说,“我想我找到了一个,不需要心理图片,谢谢。我需要知道的是,Steve,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Steve颤抖的看着Tony,好像他被揍了一顿似的,“什么?和一个男人约会?”他的语气攻击性很清楚。

“不,跟一个重罪犯约会。当然,地球不能容纳他,地球上没有一个监狱能控制得住他,但是地球上每个国家都希望他能离开。”

“那太夸张了,”Steve说着坐了起来,着让他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但他在解决问题时挺直了肩膀,“Clark把地球从一个罪犯手中拯救出来。就像雷神过去所做的一样。我们应该感谢他把地球定义为他的家。”

“如果他不在这里,佐德将军也不会来,”托尼说,娜塔莎同意点头。

“确实是的,但如果奥丁没有把我扔到地球上,复仇者与Loki和Chitauri的战斗也可能永远不会发生,”托尔指出。

Steve补充道,“我不是在要求你做出审判,那不是我们需要做的。我请求你们保守秘密。这根本不是一个人的事。Clark作为超人只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有些人认为他是上帝,”Wanda说,Clark知道他不会很快赢得她的认可。

“我不把它归咎于积极影响。”Clark说。

Stark跳起来:“你要我们庇护一个男人或外星人,不管是什么,全世界都在紧张。”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他是个危险人物。”

Steve凝视着Stark说:“你也是。”

这句话使人晕眩,他需要片刻的时间来消除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他做了反应,眯起眼睛看着Steve。“我?老年人,你怎么想的?“

“你制造了一个杀人机器人,它几乎造成了灭绝级别的事件。什么让你与众不同?“

“我的意图是明确的。”

Steve站起身来,Clark认为这绝非易事。Steve怒视着Tony,评估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他挥舞拳头向前倾。他不是在愚弄Clark——很明显他把桌子当作拐杖。然而,他提出的力量和权力的模型,以及正义。没有人会质问他。“你的意图,托尼,没有想到。你去了什么地方,修理了一些你不应该有的东西。你仍然生活得很漂亮,没有人会在这里敲你的门,要求你去当地监狱,做几年,或者几辈子。

“我一直在回答问题。在五角大楼有一个私刑派对,我是荣誉嘉宾。为了解决这一切,我协助撰写了一些法律、游说,这样就不会再发生了。像他这样的人再也躲不起来了,”托尼说,并指出Clark。“没有一个超级英雄能够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再次独立工作。”

“谁来监督?谁将拥有权力?你?”Steve说,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沉寂。沉默是空洞的东西,是声音的缺席,但在那一刻,Clark觉得沉默充满了掺杂着杂音的情绪——大声,急躁和冲突。Steve举起一只手,使他摇摇晃晃。“我不是来打架的。我知道你的意图总是好的,Tony。但是当我告诉你Clark不比我们的威胁更大的时候,请你相信我。”

在Stark回应之前的一秒钟,“这就是问题所在,不是吗?”

Steve深呼吸缓解情绪。“我想今天足够了。我们明天再讨论这个问题。“他转过身,挣扎着站起来,拿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椅子。“我要洗个澡,休息一下。”

桌上的每个人似乎都被他的声明和明显的痛苦所吓倒,他们只同意。

当Steve走到门口时,他转过身说:“Clark?”

当Clark向他望过来时,房间里的每个人都跟着他的目光——锁定在Steve的眼睛上。

“愿意加入我吗?”

每个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到Clark身上。蹒跚着,不像其他伪装身份那样,Clark站起来,不知如何当他在门口加入Steve而不把他绊倒。

视线穿过他的肩膀,Steve向他的团队点头——新的团队和新的成员。“晚安,早上见。”

他靠在Clark身上轻抚着他,定格了一个新的画面,一个新版本的现实。Clark把胳膊放在Steve的腰上,带他出去。Steve把大部分的体重落在他身上,Clark把Steve带到了他的私人住所。

“先去洗澡吧?”Steve说,他依偎在Clark怀里,威武的英雄变成了温柔的情人。

“我想,”Clark说,执起Steve的手,亲吻着手掌。“我想,我可以留下来过夜。”

Steve微笑着,狡猾又柔软。“只要你愿意。”

“我想要。”

“那么今晚,你留下来。”

 

评论(4)

热度(30)